菲律賓能源新政:煤電暫停 地熱放開

信息來源:南方電網報  發布時間2020-11-03

  過往,菲律賓對于可再生能源電廠的投資設有外資股份限制,外資最多持有40%股權。

  隨著新能源度電成本的下降,以及國家一次能源的安全,環境保護方面的考量等,菲律賓越來越重視新能源項目投資開發,市場一直有傳言菲律賓將放開新能源外資限制。

  10月27日舉行的全球可再生能源部長級會議上,菲律賓能源部長阿方索·庫西宣布將不再受理煤電申請,并從地熱項目開始,逐步放開新能源股份限制。據稱此舉有利于菲律賓轉向更加靈活、更有彈性、更可持續的電力系統,以適應更新、更清潔、更本土化的技術創新需求。

  不再受理新煤電

  10月27日,菲律賓能源部宣布將不再接受建設新燃煤電廠的申請,這是菲律賓能源政策的重大轉變,菲律賓未來將依靠可再生能源成本的下降來吸引清潔能源投資。

  這項暫停措施是與放寬價值5000萬美元或5000萬美元以上的地熱能項目的外國股比限制同時宣布的,這被視為解決菲律賓電力供應問題和電費過高問題的長久之計。

  菲律賓能源部長阿方索·庫西在10月27日舉行的第二屆全球可再生能源系統集成部長級會議的錄音講話中宣布了這一消息。阿方索·庫西在演講中說:“雖然我們最初奉行技術中立政策,但我們對我國能源需求的定期評估為我們朝著政策方向的創新適應鋪平了道路?!弊钚略u估顯示,菲律賓有必要轉向更加靈活的電源組合。這將有助于建立一個更具可持續性的電力系統,在需求結構變化的情況下具有彈性,并具有足夠的靈活性以適應新的、更清潔的和本地的技術創新的需求。

  菲律賓總統羅德里戈·杜特爾特(RodrigoDuterte)在2016年上任時,他的政府放棄了前任的優先發展新能源的政策,認為只要可以改善該國的基本負荷能力,以滿足不斷增長的經濟需求,就不理會能源類型。結果,到2017年菲律賓煤電項目激增,占據了該國26.7%的能源結構,而可再生能源的份額從2006年的46.1%下降到同年的39%。

  當時,煤炭和其他化石燃料仍被認為比可再生能源便宜。但是隨著新能源成本的降低,煤電一統天下的時代變了。能源經濟學和金融分析研究所的能源金融分析師薩拉·艾哈邁德(SaraAhmed)表示,政府的能源政策轉移非常及時。

  艾哈邁德在接受電話采訪時說:“菲律賓本國可再生能源的度電成本已經比進口煤炭和天然氣的度電成本低了?!?/p>

  為新能源繁榮做好準備

  的確,菲律賓能源部副部長費利克斯·威廉·富恩特貝拉(FelixWil-liamFuentebella)說,做出這一決定的一個因素是菲律賓要為可再生能源的繁榮發展做好準備。他在通過新聞辦公室轉達的消息中說:“有必要為可再生能源的涌入做準備,因此需要更大的靈活性?!?/p>

  除了未來的燃煤電廠申請將不再受理,富恩特貝拉表示,對于此前已經受理的煤電申請也將與投資者討論是否有必要繼續推進,因為“我們不希望他們投資對他們不利的東西?!彼f,過多的煤電會導致“不可調節的電廠”供應過多。目前尚不清楚目前正在處理多少煤電申請。

  放開大型地熱項目外資限制

  在同日的演講中,阿方索·庫西宣布,菲律賓現在允許外國人在大型地熱項目(投資額大于5000萬美元的項目)中擁有全部所有權。

  阿方索·庫西已于10月20日簽署了部門通告,其中闡明了授予可再生能源服務合同中的第三次公開競爭性選拔程序(OCSP3)的相關準則,包括允許外國投資者在大型地熱勘探、開發和利用項目(投資額大于5000萬美元的項目)中擁有全部所有權。外國投資者可以通過與菲政府訂立財務和技術援助協議(FTAA),并經總統簽署批準后,開展大規模的自然資源勘探、開發和利用。

  根據菲律賓能源部(DOE)的說法,大型地熱項目是那些初始投資成本為5000萬美元的項目,這些項目將通過財務和技術援助協議(FTAA)予以批準。外國承包商和菲律賓政府可以簽訂自由貿易協定,以進行大規模的勘探,開發和利用自然資源。這些由總統簽署。

  截至2017年,菲律賓大部分可再生能源屬于地熱,占能源結構的15.2%。在其他可再生能源也具有戰略意義之前,先放寬對這一領域的外資所有權限制,這有助于獲得低成本的國際資本。

  逐步放開其他新能源外資限制

  實際上,阿方索·庫西在今年7月份就暗示了放開可再生能源項目外資限制的計劃,允許外國人完全擁有可再生能源項目——但優先考慮資金和技術壁壘較高的地熱項目,由易而難。

  菲律賓國家可再生能源委員會主席MonalisaDimalanta稱:“根據可再生能源法案,地熱實際上被視為一種礦物,根據《憲法》,礦物已經可以歸屬為FTAA適用范圍?!?/p>

  鑒于礦產資源不受外國所有權的憲法限制所約束,因此政府可以將政策擴展到其他形式的可再生能源,例如生物質。

  Dimalanta在9月份的網絡研討會上還說,只要菲律賓擁有水權,外國投資者就可以承擔大型水力發電廠的發電任務。

  如果地熱、水電、生物質等可再生能源項目放開外資股比限制,那么風電和光伏的放開也已經見到曙光。

  特約撰稿人 長蘇

新69棋牌游戏 新疆35选7论坛 彩票平台官网 (*^▽^*)MG疯狂之七怎么玩容易爆分 深圳风采开奖时间 (^ω^)MG108好汉爆分技巧 (^ω^)MG旋转大战_最新版 网络彩票平台合法吗 (-^O^-)DT丧尸来袭奖金赔率 (-^O^-)MG招财鞭炮援彩金 (★^O^★)MG海底捞鱼送彩金 国外靠谱的网赚项目 2018今晚36选7开什么号码 新疆35选7开奖结果查询87期 江西快三骗局 2020最全彩票app 福利彩票旗下的高频彩